《狐恋千年》第9章 出走夜遇

《狐恋千年》第9章 出走夜遇

发布时间: 2017-9-5 18:44:10

白小九小说名字叫做《狐恋千年》,这里提供白小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实力推荐。狐恋千年小说第九章精选:白小九理直气壮地来到他们面前,不堪入目的画面映入到她的眼帘,两个白花花的身子正纠缠在一起。 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男人真的没有好东西!想到自己的父王,她更是生气,“男人啊就是喜新厌旧,还专门欺负女人!没一个好东西!” 想到这里,她一步向前,一把把男人从那女人身上拎起来。然后,她很果敢的就甩过去一个嘴巴子,男人竟是如此不堪一击,就像旋转的陀螺在地上转了一圈。 白小九得意道:“再让你欺负女人!”那男人捂着脸停…


《狐恋千年》小说第九章精选

“哎呦!”当即有人吃痛,顿时就听到有人的骂声:“谁啊,暗箭伤人!”

白小九理直气壮地来到他们面前,不堪入目的画面映入到她的眼帘,两个白花花的身子正纠缠在一起。

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男人真的没有好东西!想到自己的父王,她更是生气,“男人啊就是喜新厌旧,还专门欺负女人!没一个好东西!”

想到这里,她一步向前,一把把男人从那女人身上拎起来。然后,她很果敢的就甩过去一个嘴巴子,男人竟是如此不堪一击,就像旋转的陀螺在地上转了一圈。

白小九得意道:“再让你欺负女人!”那男人捂着脸停下来,脸上早已火辣辣的疼。

男人不敢还手,急急地捡起地上的衣服,胡乱穿在身上。他紧盯着眼前的白衣女子,心里不由一阵发毛:“她到底是谁?是人是鬼?”

那女人见状,胡乱穿好衣服,疯了一样地扑过来和白小九厮打:“你干嘛打俺男人!俺一没偷,二没抢,你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你是哪根葱那根蒜啊!”

白小九哼了一声:“你真疯了!他明明在欺负你,你还帮他说话!”

“娘子,咱们走!”那男人忍痛过来拉开那女人,看了一眼白小九,眼睛里竟藏满畏惧。

他低声在那女人耳边说道:“还不快走,她不知道是人是鬼呢,这深更半夜的,谁家的女子会只身外出,甚至出现在这野外地里!”

那女人一听,倒真的受到了惊吓,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白小九,月光下,她感到白小九的双眼如寒星般逼向自己,她的心里不由打了个冷战,赶紧和那男人飞一样地冲下河堤。

白小九看到那女人的反应,她竟百思不得其解,那女人明明在受欺负,她为什么还执迷不悟呢?她明明是做了件好事,那女人不仅没说声谢谢,怎么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呢,唉,人哪,就是太复杂。

白小九不由苦笑,心想,反正自己也没地方去,何不跟着一起去了看个究竟。

白小九轻展身姿,轻飘飘地就跟在了那对男女的身后。

那女人一路上还在不停地抱怨:“您非要在晚上出来,这样如果被下人们知道,还不乱嚼舌头才怪!”

“如果不是刚才那女子捣乱,我们不还是快活的胜似神仙啊!”男的轻声安慰。

“你还说,你还说,被人家撞个正着,丢死人了!”女的扭动身子撒娇道。

“不是良家女子,谁家的女儿会在半夜出来,说不定是个女鬼!”那男的拖长声音道。

“真的吗?”女子狐疑道:“真有可能是一个孤魂野鬼呢!你说是不是?”

村子就在眼前。

白小九实在忍不住,她立在那两人的前面,环保双胸,冷冷笑道:“看到过这么美的女鬼吗?”

“啊,妈呀!她果然阴魂不散!”女的吃了一惊,身子一软,倒在那男人的怀里。

男人显然也吓坏了,他凝神注目,斗胆观看,只见朦胧月光下,一个冷艳无比的女子亭亭玉立在他面前,他不觉心头一颤,顿觉自己的魂魄早已被勾了去!先前背着月光,他没瞧得清楚,现在,他才明白,什么叫美女。

他喃喃道:“若能得Chun宵一刻,死了也值了!”

白小九看到那男的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,顿时玩心大发,她斜斜地望了一眼那色男人。

“你不是说我是鬼吗?”白小九的声音极尽温柔,朝他眨眨眼睛。

那男的顿觉骨头都酥软了,甚至连说话的舌头都在打卷了:“不……不是,哪有这么好看的女鬼……”

那双眼睛早已在白小九的身上到处游离。

白小九心下有气,心想等下可有他好看。

“你,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!”那女人见状,醋劲大发,满口胡乱骂道,并且一副拼命的架势。

白小九知道“狐狸精”是骂人的脏话,心下也不在意,冷笑了一声。

“你,敢骂她?”那男人突然一把拖过那女人,为了讨好白小九,竟然对他刚才还极尽温存的女人拳脚相向。

虽然白小九气那女人不分青黄皂白就满嘴乱喷,但却也联想到自己的父王是如此的薄情寡义,心下懊恼,也不多言,轻轻用手一指,那女人缓过劲来,腾出一只手扯着那男的耳朵便打:“你骗我,说在外面感觉好,谁知道跑到外面却另有企图!”

那男人却无还手之力,只得苦苦哀求:“娘字,娘子,不要打了!我改了!再也不敢了!”

“还在外面沾花惹草?说!”女人似乎还不准备罢手,只是一味地穷追猛打。完全把白小九给忘在了一边。

白小九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的这对冤家。

从他们的言谈中,白小九现在已经知道他们是夫妻,但她却觉得好玩。

男人心下叫苦不迭,平日里自己的老婆就是出了名的醋坛子,打翻了能把人淹死,偏偏他自己又是一个喜欢出入烟花场所的人,今晚只是想把老婆哄得开心一些,趁她晕乎之际,好把自己偷偷包养在外面的小妾接回家里,他自己也早已做好了最坏的设想,只要这母夜叉能够同意他把小妾接回家,跪在地上磕仨响头他也愿意啊,他娶妻多年,老婆的肚子至今没有动静,好在小妾在外面怀了他的种,这令他欣喜若狂,头昏昏之下只是在老婆心情好的情况下才透漏了那么一点点,老婆立刻柳眉倒竖:“你敢!看我不掐死她!”

这男人天生却又是一个惧内的主儿,立即腿像筛糠一样:“娘子,你放心,孩子生下来跟你,管你叫娘亲,还不行吗。”

那女人才笑道:“那还得看老娘心情好不好!”

那男人连忙陪着小心道:“那是,那是,娘子说话才算!”

但,那小妾的肚子实在是盖不住了,他这才着了急,真怕老婆知道之后会对那小妾下毒手,于是他才在今晚把老婆哄到野外,把她服侍的舒舒服服的,然后趁机和盘托出。

  • 围观网 • 592w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