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暖婚厚爱:陆先生,爱我行不行
暖婚厚爱:陆先生,爱我行不行小说

暖婚厚爱:陆先生,爱我行不行

分类:言情小说

时间:2019-07-22 10:41:09

作者:莹莹美代子

来源:原创书橱

评分:10分

简述:现代言情

目录

未完结

介绍

金秋热门小说合集
暖婚厚爱:陆先生,爱我行不行 截图1
暖婚厚爱:陆先生,爱我行不行 截图2
暖婚厚爱:陆先生,爱我行不行 截图3

《暖婚厚爱:陆先生,爱我行不行》的主角是许暖陆慎行,作者是莹莹美代子,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,该书主要讲述了:在许暖心中,她与陆慎行的婚姻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,时间一到,这场婚姻就可以自动解除,可没想到陆慎行一开始就没打算离婚,他是打定主意抓着她不放手了。

精彩节选:

看完案件材料已经八点多,许暖收拾了东西离开律所,经过商场的时候才想起家里没酸奶了,于是便拐进超市。

晚上的超市摩肩接踵,许暖也没心情逛,直奔冷藏柜,拿了两排酸奶就离开。

商场外面是一个很大的广场,广场上都是放飞自我的孩子,许暖小心翼翼避开人潮,可还是防不胜防,一个皮球从旁边飞过来,“啪”一下打中她的手,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。

许暖还没回过神来,又一个小男孩冲过来,一脚把她的手袋踢得老远,手袋里的东西散了出来。

许暖微微拧眉,蹲下身去。

“对不起——”一个男人跑过来抱起孩子,“孩子不懂事,没撞到你吧?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许暖也没抬头,把东西胡乱塞进包里,视线之内是一双锃亮的皮鞋,裤腿笔直。

小男孩似乎吓到了,靠在男人怀中哇哇大哭,“爹地,亮亮不是故意的,亮亮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男人拍着男孩的背柔声安慰,那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,许暖捡好东西起身,这才看清男人的脸,竟然是陆慎行。

他身上还是上班时的装束,白衬衫黑西裤,袖子挽起来,领口最上面两颗扣子敞开,显得脖颈线益发修长,看起来一片闲适。

结婚两年,许暖还没看到陆慎行这样温柔的一面,于是忍不住多看了他怀中的孩子两眼。

挺漂亮的小男孩,粉扑扑的脸,长长的睫毛,睫毛上还沾着泪水,一双眸子亮晶晶的,正趴在陆慎行肩上好奇地看着她。

看到许暖,陆慎行也有些意外,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,低了头看着怀中的小男孩。

“没关系的,爹地知道亮亮不是故意的,那亮亮就和阿姨说‘对不起’,好不好?”

“阿姨,对不起。”亮亮怯生生道。

许暖收回视线,微微一笑,“没关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又一个皮球飞过来,眼看就要砸在许暖脸上,陆慎行眼疾手快地拉了她一把,许暖身子不稳,直接跌进陆慎行怀中。

那一瞬间,许暖的耳朵就贴在他胸口,听到他胸腔里沉稳的心跳声,鼻端是淡淡的烟味,夹杂着薄荷的气息。

许暖连忙站直身子,“谢谢。”

陆慎行的手还扶在她腰上,转头呵斥旁边的小胖墩,“小朋友,这里人很多,不要乱扔皮球知道吗?”

小胖墩看到自己闯了祸,有些害怕,抱着球一溜烟跑了,陆慎行这才收回手来,许暖忍着脚上的刺痛,把重心移到左脚上。

陆慎行垂眸看了一眼她的脚,“伤到了?”

“崴了一下,不过不要紧,回去敷一下就好了。”

天天穿高跟鞋,这种事经常发生,她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趴在陆慎行肩上的亮亮一直盯着许暖瞧,满脸好奇,“爹地,这个阿姨是谁呀,好漂亮哦!”

“她是……爹地的太太。”

“爹地的太太,那就是亮亮的妈咪咯?!”

亮亮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,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。

“……”

莫名其妙多了个“儿子”,许暖有些尴尬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正好助理打电话过来,她连忙趁机告别。

回到家,许暖先去洗了个澡,洗完澡出来发现脚踝比方才更肿了,看起来挺严重的,正打算去弄个热毛巾敷一下,门铃响了。

这么晚了会是谁?

许暖瘸着脚去开门,看到陆慎行站在走廊里,手里还拎着个塑料袋。

“这么晚了,不会打扰到你吧?”

他已经换了身家居服,浅灰色卫衣套装,估计是刚洗完澡,头发半干,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。

结婚后,他们虽然不住在一起,不过为了掩人耳目,还是住在同一个小区。

小区里视野最好的那栋楼,陆慎行一口气买了楼顶五层,他自己住最顶层,许暖住他楼下。

虽然比邻而居,不过彼此作息时间不一样,再加上陆慎行刚接手长陆集团,忙得焦头烂额,每天早出晚归,两人很少碰面。

偶尔在电梯里遇到,也只是礼貌性地聊两句,更不用说是互相串门了。

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不正常的,两人是迫于家族压力才结的婚,因此婚后就很有默契地彼此保持距离。

看到陆慎行出现在自己门口,许暖有些惊讶,“……有事吗?”

陆慎行示意了一下手中的塑料袋,“回来的路上顺便帮你带了点药。”

“……”

许暖一脸怔忪。

陆慎行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脚,“伤得这么严重,只是敷一下热水应该不会好吧?”

许暖这才回过神来,笑着接过袋子,“谢谢。”

陆慎行又从兜里掏了个东西出来,“这个U盘也是你的吧?”

因为经常找不到这些随身携带的小东西,助理就帮她在U盘上挂了个玩偶,而且还是亮色的,此刻,那只亮粉色的小兔子正蹲在陆慎行掌中,笑得龇牙咧嘴。

U盘里有很多工作上的资料,还有一份刚开了个头的起诉书,原本打算晚上带回来做的,刚刚找了半天都没找到,以为是落在律所了,没想到被他捡到,估计是刚刚在广场上丢的。

“谢谢。”许暖拈起小兔子的耳朵,“这么晚了还麻烦你帮我送下来。”

“怕里面有重要资料,要是丢了,估计你晚上都睡不好。”

丢了重要资料的心情他很清楚,况且,谁知道U盘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商业机密?

彼此客气了两句,许暖也没请他进去的意思,陆慎行便转身下楼,还没走到电梯口,身后蓦地传来一声惊叫,然后是“乒乒乓乓”一阵乱响。

许暖忘了自己脚上还有伤,转身后就像平常一样行走,脚踝顿时传来一阵刺痛,她慌忙缩脚,身子一下失去重心,直接撞到鞋柜上,鞋柜上的白瓷花瓶掉下来碎了一地。

那时候门还没关,陆慎行听到叫声就冲了进去。

只见,许暖趴在地上,右手正好摁在碎瓷片上,满手的血。

地板的瓷砖接近白色,那点点血迹印在上面,仿若雪地上开出的红梅。

点击查看更多

猜你喜欢

相关资讯

更多
围观网
大家都在看